武汉大学中国地域文化研究所
    
《華陽國志》所見巴蜀與荊楚邊緣文化研究 - 发布时间:11-05-11 10:19

《華陽國志》所見巴蜀與荊楚邊緣文化研究

羅運環

中國地域文化研究所

 

巴蜀與荊楚山水相連,互相滲透,積澱了豐厚的邊緣文化。由於地理斷層及秦嶺、大巴山和巫山隔阻,豐厚的邊緣文化主要集中分佈在南部的三峽地帶和北部的漢水中上游間地帶。茲依《華陽國志》所見,兼及其他資料展開論述,就正於方家學者。

 

一、 地緣與民俗

 

《華陽國志·巴志(一)》:昔在唐堯,洪水滔天。鯀功無成,聖禹嗣興,導江疏河,百川益蜀修;封殖天下,因古九囿以置九州。仰稟參伐,府壤華陽,黑水,江、漢為梁州。厥土青黎,厥田惟下上,厥賦惟下中。……曆夏、段、周,九州牧伯率職,周文為伯,西有九國。及武王光商,並綜合青,省梁合雍,而職方氏猶掌其地,辨其土壤,甄其實利,迄於秦帝。漢興,高祖藉之成業。武帝開拓疆壤,乃改雍日涼,革梁日益。故巴,漢、庸、蜀屬益州。至魏鹹熙元年平蜀,始分益州之巴、漢七郡置梁州,治漢中,以相國參軍中山耿為刺史。元康六年,廣魏梁州,更割雍州之武都,陰平,荊州之新城、上庸,魏興以屬焉。凡統郡十二,縣五十八。

在不同時期的州域變遷中,鄂西北與安康地帶在分合中行政滲透,促進了漢水澡上游間地帶的文化滲透。《華陽國志·漢中志(七)》述魏晉漢中東三郡的魏興郡(郡治西城縣)去洛一千七百里,土地險隘,其人半楚。風俗略與荊州、沔中[]同。

魏興郡屬漢水中上游間偏上的安康地區。郡治西城,屬縣有西城縣、錫縣、安康縣、興晉縣、鄖鄉縣、洵陽縣。漢水中上游偏上尚且如此,偏下的鄂西北上庸郡、新城郡(郡治房陵縣)楚文化更濃,但因處於多邊文化區,該地區兼有巴蜀、秦、及中原文化的因素。

《華陽國志·漢中志(八)》:上庸郡,故庸國,楚與巴秦所共滅者。秦時屬蜀,後屬漢中,漢末為上庸郡。建安二十四年,孟達、劉封征上庸。上庸太守申耽稽服,遣子弟及宗族詣成都。先主拜耽征北將軍,封鄖鄉侯,仍郡如故。黃初中,降魏。文帝拜耽懷集將軍,徙居南陽,省上庸,並新城。孟達誅後,複為郡。屬縣五,戶七千。……北巫縣,安樂鄉,鹹熙元年為公國,封劉后主也。

又《漢中志(九)》云:新城郡,本漢中房陵縣也。秦始皇徙呂不韋舍人萬家於房陵,以其隘地也。漢時宗族、大臣有罪,亦多徒此縣。漢末,以為房陵郡。建安二十四年,孟達征房陵,殺太守蒯祺,進平三郡。與劉封不和,封奪達鼓吹。關羽圍樊城,求助於封、達。封、達以新據山郡,未可擾動為辭。羽為吳所破殺。達既忿封,又懼先主見責,遂拜書先主告叛,降魏。魏文帝善達姿才容觀,以為散騎常侍、建武將軍,使襲劉封。封敗走,達據房陵。文帝合三郡為新城郡,以達為太守。後蜀丞相諸葛亮將北伐,招達為外援。……吳王孫權亦招之。達遂背魏,通吳、蜀。……明帝太和初,達叛魏歸蜀。時宣王屯宛,知其情,乃以書喻之。……及兵到,達又告亮曰:吾起事八日、而兵至城下,何其神速也!亮以其數反復,亦不救。遂為宣王所誅滅。宣王分為三郡。新城屬縣四,戶二萬。

上庸郡屬縣五,即:上庸縣(郡治所在)、北巫縣、武陵縣、安富縣、微陽縣;新城郡屬縣四,即:房陵縣(郡治所在)、沶鄉縣、昌魏縣、綏陽縣。這二郡主要屬於鄂西北。上庸在西,先秦至魏晉是秦、巴、秦爭奪之地,秦漢先後隸屬蜀郡和漢中郡,漢未獨立成郡。新城郡(房陵郡)居東三郡最東地帶,與宜襄平原接近。但巴蜀文化因素亦甚明顯。總之漢水中上游間的三郡,漢中所分也。在漢中之東,故蜀漢謂之東三郡。蜀時為魏屬荊州。晉元康六年,始還梁州,山水艱阻。前引《漢中志》謂其人半楚,風俗略與荊州、沔中郡同。而《漢書·地理志(下)云:楚有江漢川澤山村之饒……而漢中淫失(泆)枝柱(不順從之意),與巴蜀同俗。充分表明這一地帶邊緣文化的性質。

《華陽國志·巴志(七)》載東漢桓帝永興二年(西元154年)巴郡太守但望(字伯闔)認為巴郡太大難治,上疏桓帝,要求分為東西兩郡,其云:

謹按《巴郡圖經》境界南北四千,東西五千,周萬餘裏。屬縣十四。鹽鐵五官,各有丞史。戶四十六萬四千七百八十,口百八十七萬五千五百三十五。遠縣去郡千二百至千五百里。鄉亭去縣,或三四百,或及千裏。令尉不能窮詰奸凶。時有賊發,督郵追案,十日乃到,賊已遠逃。……郡治江州。……而江州以東,濱江山險,其人半楚,精敏輕疾。墊江以西,土地平敞,恣態敦重。上下殊俗,情性不同。敢欲分為二郡:一治臨江。一治安漢。各有桑麻丹漆,布帛魚池。鹽鐵足相供給。……謹縣以聞。朝議未許,遂不分郡。

《漢書·地理志(下)》云:楚有江漢川澤山村之饒;……江陵,故郢都,西通巫、巴,東有云夢之饒,亦一都會也。江州(重慶)以東,宜昌以西皆半巴半楚邊緣文化。

兩大邊緣文化區並不是相互融離的,其間除有郡縣接壤之外,還有貫通二區的通道。《華陽國志·漢中志(七)》建安二十四年,劉先主命宜都太守孟達從秭歸北伐房陵、上庸。自漢中,又遣副軍中郎將劉封乘沔水(漢水)會達上庸。可見不僅漢水可上下貫通,在巫山以東亦有溝通南北二區的交通要道。二區文化亦得以相互吸引滲透。

 

二、傳說與族氏

 

《華陽國志·巴志(二)》:華陽之壤,梁岷之域,是其一囿;囿中之國,則巴蜀矣。其分野,輿鬼、東井。其君,上世未聞。五帝以來,黃帝、高陽之支庶,世為侯伯。及禹治水命州,巴、蜀以屬梁州。……禹會諸侯於會稽,執玉帛者萬國,巴蜀往焉。周武王伐討,實得巴蜀之師,著乎《尚書》。巴師勇銳,歌舞以淩殷人,殷人倒戈。故世稱之曰,武王伐紂,前歌後舞也。武王既克殷,以其宗姬於巴,爵之以子。古者,遠國雖大,爵不過子。故吳楚及巴皆曰子。

常琥追述人族屬姓氏至黃帝,為姬姓,受周封。過去對此論述頗多異說,若從武王既克殷,以其宗姬於巴,爵之以子。可理解,巴人君主早已以黃帝為始祖,因此宗姬受封。其實當時異姓以黃帝為始祖是一種普遍現象,楚國也不例外。《史記·楚世家》云楚之先祖出自帝顓顼高陽。高陽者,黃帝之孫,昌意之子也。其實《後漢書·南蠻西南夷列傳》所巴之先人族屬才是實在的,其云:巴郡、南郡蠻,本有五姓:巴氏,樊氏、瞫氏、相氏、鄭氏。皆出於武落鐘離山。其山有赤黑二穴,巴氏之子生於赤穴,四姓之子皆生黑穴。未有君長,俱事鬼神,乃共擲劍於石穴,約能中者,奉以為君。巴氏子務相乃獨中之,眾皆歎。又令各乘土船,約能浮者,當以為君。餘姓悉沉,唯務相獨浮。因共立之,是為廩君。乃乘土船,從夷水至鹽陽。鹽水有神女,謂廩君曰:此地廣大,魚鹽所出,願留共居。廩君不許。鹽神暮輒來取宿,旦即化為蟲,與諸蟲群飛,掩蔽日光,天地晦冥。積十餘日,廩君伺其便,因射殺之,天乃開明。廩君於是乎夷域,四姓皆臣之。廩君死,魂魄世為白虎。巴氏以虎飲人血,遂以人祠焉。

巴人崇虎與廩君化成白虎正相呼應,巴人君主出自長陽清江流域。正處三峽地帶。巴人君主族系實為三峽土著。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