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中国地域文化研究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态与公告 > 新聞 >
天上“九頭鳥”地下“湖北佬” - 发布时间:2011-06-04 10:41

天上“九頭鳥”地下“湖北佬”

荊楚網

 

荊楚網消息 (湖北日報) 編者按:“天上九頭鳥,地下湖北佬”。用一種傳說中的神鳥來指代一個地方人的個性和形象,這在全國獨一無二。近日,為進一步彰顯湖北人文精神,展示湖北良好形象,提升湖北文化的影響力,省委常委、省委宣傳部部長李春明召集省內部分專家學者,多次舉行“‘九頭鳥’研究和宣傳專題座談會”,“九頭鳥”與“湖北佬”這一話題引發了與會專家的熱烈討論。現摘登部分發言,以饗讀者。

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原省委宣傳部部長李春明:

 

“九頭鳥”的傳說起源甚早,傳播極廣,“九頭鳥”與“湖北佬”結下了不解之緣。研究“九頭鳥”,宣傳“湖北佬”,是宣傳文化工作者的重要職責;弘揚“九頭鳥”精神,提升湖北形象,更是每一個“湖北佬”應盡的義務。

九頭鳥”是湖北人的名片

“九頭鳥”最早源於楚地的九鳳神鳥,是楚人先祖所崇拜的圖騰。在中國上古民族中,以楚人的崇鳳情結最為深重,在楚人心目中,始祖祝融就是鳳的化身。20世紀60年代以來在湖北、湖南等故楚地發現的木雕“虎座鳳架鼓”和大量漆木器、絲織刺繡品上鳳的雕像或圖像,都有力地證明了楚人崇鳳的特點。楚人尊崇鳳,就是尊崇自己的祖先;楚人鍾愛鳳,也就是鍾愛自己的民族。

九頭鳳如何演變為“九頭鳥”,這是中國文化史上一個令人困惑的謎,很可能是中華民族南北文化碰撞交融的結果,有待深入研究和挖掘。但可以肯定的是,把“九頭鳥”同湖北人聯在一起,是源於明朝晚期。當時,擔任宰相的湖北江陵人張居正挑選九個精明強幹的人為巡按,分赴全國各地,懲治了一批民憤極大的貪官污吏,震驚朝野。據說,這九個都是湖北人。從此,“天上九頭鳥,地下湖北佬”的俗語便流傳開來;從此,“九頭鳥”與“湖北佬”便難解難分,“九頭鳥”便成為湖北人的代名詞。

將一個傳說中的神鳥作為一個地域的形象代名詞,在中國甚至在全世界,沒有其他哪個地方還有這種現象;將“九頭鳥”等同於“湖北佬”,在中國甚至在世界範圍內人所共知,沒有哪種宣傳可以產生和代替這種影響力。當我們到法國、新加坡進行文化交流的時候,他們說,“九頭鳥”來了;當我們到美國、日本招商的時候,他們說,“九頭鳥”來了。“九頭鳥”成為湖北人當之無愧的名片!湖北人與“九頭鳥”息息相關,“九頭鳥”好,湖北人就好;“九頭鳥”美,湖北人就美。因此,身為湖北人,我們有責任下工夫裝扮好、塑造好這張名片。

“九頭鳥”寄寓湖北人的精神追求

據專家研究分析,“九頭鳥”由楚人所崇拜的“九鳳神鳥”形象演變而來,是人間真善美的化身。“九頭鳥”之“九”,意為大,道家講究“三”為穩、“六”為順、“九”為大;“九頭鳥”之“頭”,意為腦,喻指人的智慧;“九頭鳥”之“鳥”,意指鳳,鳳乃百鳥之王,代表著美麗和善良。因此,“九頭鳥”是美麗之鳥、吉祥之鳥、堅毅之鳥、智慧之鳥。“九頭鳥”作為楚人的圖騰,寓示著對於真善美的追求,成為“湖北佬”的先天基因,一代一代地傳承著、積澱著,不斷地發揚光大。

如果說,“九頭鳥”是“湖北佬”的形象表徵,那麼,千百年來所形成的湖北人文精神就是“九頭鳥”最豐厚的內蘊。楚人在強國如林的夾縫中謀生存、求發展,成為敢於“問鼎中原”的強國,湖北人這種“篳路藍縷”的創業精神,體現了“九頭鳥”不服輸的生命意志;湖北位居中國腹地,湖北文化注重兼收並蓄、融會南北,湖北人“撫有蠻夷、以屬諸夏”的包容開放,體現了“九頭鳥”集百鳥之美於一身的恢宏氣度;湖北位於洞庭以北,長江、漢水橫貫東西,水之靈動善變的性格,使湖北人聰明、靈活,體現了“九頭鳥”的無窮智慧;而湖北人“受命不遷”、“深固難徙”的愛國傳統,則體現了“九頭鳥”深戀固土、回饋蒼生的人文情懷!

英雄輩出的一代代湖北人,成為“九頭鳥”精神的具體演繹。從人文始祖炎帝神農開始,荊楚大地孕育了如屈原、王昭君、慧能、畢昇、李時珍、張居正、熊十力、曹禺、李四光、董必武、李先念等等一大批政治家、思想家、文學家、科學家、軍事家、革命家……近年來,荊楚大地先進典型層出不窮,形成了特有的“湖北群星”現象,引起全國關注。“九頭鳥”精神長存,“湖北佬”光耀華夏!

“九頭鳥”承載湖北新形象

長期以來,人們對“九頭鳥”的形象褒貶不一,見仁見智。對“九頭鳥”的褒貶就是對湖北人的褒貶。面對外界的褒貶,我們湖北人自己的態度非常重要,既不能面對褒揚自鳴得意、沾沾自喜,也不能面對貶損視而不見、辱而不敏。當代湖北人要有高度自覺,理直氣壯地宣傳“九頭鳥”,腳踏實地提升湖北形象。

研究和宣傳“九頭鳥”精神、提升湖北形象,要著力在以下幾個方面下工夫:一要深入開展實證研究,使“九頭鳥”的精神內涵更加豐富,形象更加豐滿;二要研究傳播方式,要充分考慮現代人的審美趣味和接受方式,運用現代傳媒技術,提高傳播效果;三要不斷規範湖北人行為,潛移默化中提升湖北人素質和形象。目前,要經過深入研究、通過各方面的努力,精心組織十個“一”活動,出一批宣傳文化精品。即一個形象標誌、一首歌曲、一首長詩、一本通俗讀物、一部電視專題片、一部動漫、一批重要研究成果、一場高層論壇、一臺文藝晚會、一系列重大新聞宣傳戰役。要通過這系列活動,彰顯湖北的人文精神,擴大湖北的影響力,為推動湖北科學發展提供強大的精神動力。

願“九頭鳥”高飛遠舉,再展神采;願“湖北佬”發奮圖強,重振雄風! 

 

省政府研究室(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員王順華:

 

在現代經濟社會發展中,文化因素越來越重要。一個國家、一個地區的發展,不僅需要強大的物質力量,而且需要強大的文化力量。文化作為一種精神和靈魂,具有深刻的影響力和強勁的滲透性,可以形成持續發展的動力,影響一個國家、一個地區的發展進程,推動社會文明進步。2010年省政府工作報告中強調,推動湖北經濟社會發展,必須堅持“六個兩手抓”,其中之一,就是一手抓硬資源的投入建設,一手抓軟資源的開發利用。重塑“九頭鳥”形象,彰顯湖北人文精神,就是開發利用湖北軟資源的重要之舉。

荊楚文化源遠流長、底蘊深厚,在中華傳統文化寶庫中佔有重要地位,為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的演進作出了積極貢獻。作為湖北人我們有足夠的理由為此感到驕傲和自豪。“九頭鳥”作為一種文化現象,蘊含著荊楚文化的豐富內涵,需要深度挖掘;“九頭鳥”作為一種人格形象,歷經遷演流變,毀譽貶褒並存,需要正本清源;“九頭鳥”作為一種人文精神,凝聚著智慧和力量,充滿了生機和活力,需要傳承弘揚。“九頭鳥”的研究與宣傳,必將為湖北經濟社會發展注入強大的軟實力。 

 

 省文聯音協副主席方石:

 

非常讚賞將“九頭鳥”提煉成為湖北的標誌性形象,我簡要談談音樂的作為。

關於“鳥”類形象的中外音樂作品可以舉出一些作為參考的例子。如,斯特拉文斯基的《火鳥》組曲,迪尼庫的小提琴曲《雲雀》,嗩呐曲《百鳥朝鳳》,歌曲《燕子》、《小燕子》、《遠飛的大雁》及《嚮往神鷹》等,還有擅長於記錄鳥鳴和鳥類題材創作的現代作曲大師梅西安的《百鳥甦醒》等一些作品。如果我們創作《“九頭鳥”之歌》,這只“鳥”應該是美麗的,可愛的,閃現著生命的活力、智慧的靈光和吉祥的福運。在這樣美好的歌聲中,“九頭鳥”將一飛沖天。

在把握好歌曲創作的一般規律及“九頭鳥”音樂基調的基礎上,我想,歌詞創作可注意三點:切入角度;語詞風格;浪漫與現實的結合。音樂創作可作多種預置,例如在演唱風格預置上,女聲民族,清新柔美,突出親和力;男聲流行,熱情生動,突出創造力;男女美聲,大氣跌宕,突出包容力。要充分考慮不同風格的表現力,達到好聽,精練,朗朗上口,易於傳唱的效果。 

 

武漢大學教授羅運環:

  

“九頭鳥”之所以作為湖北佬的代名詞,應與楚人自古尚鳳及楚先祝融具有鳳的神格密切相關。“九頭鳥”在先秦稱之為“九頭鳳”。尚鳳是楚人的重要信仰,故虎座鳳架鼓和虎座飛鳳習見於楚墓,或被稱之為楚文化標誌物,以九連墩楚墓虎座鳳架鼓和天星觀1號楚墓鹿角虎座飛鳳最具代表性。享有絲綢寶庫之稱的馬山1號楚墓可為鳳圖案集大成者。屈原在著名的《離騷》中說“鳳凰翼其承旗兮,高翱翔之翼翼。”在鳳的引導下暢遊九天,與長沙陳家大山楚墓出土的“人物龍鳳帛畫”恰巧印證。祝融是遠古時代的楚人先祖,為帝嚳高辛火正,甚有功,死後被祀奉為南方神靈。“其神祝融,屬續也,精朱鳥,離為鸞故。”鸞即鳳凰,表明楚人先祖祝融曾亦以鳳的神格為後世所祀奉。

鳳是至真至善至美的體現,為此,楚人尊鳳、愛鳳、以鳳為圖騰,視鳳為先祖的象徵,民族和國家的象徵。楚國從君王、士大夫到平民百姓,對鳳凰的熱愛與崇敬,達到了無出其右的程度。在政治、經濟、文化領域和人們的日常生活中,都無不展現出絢麗多姿的鳳凰倩影。鳳凰貫穿了楚文化發展的始終,楚文化也可稱為鳳凰文化。因此,理所當然要把“九頭鳥”文化作為一項重大的文化工程來抓。 

 

 

華中師範大學教授王玉德:

 

在文化的時代,就要重視文化資源。湖北文化最有代表性的元素莫過於“九頭鳥”。“九頭鳥”是一個吉祥、有凝聚力、地緣特色強、湖北人專有的符號。因而,我們要珍惜與愛護、研究與闡明、反思與宏揚這個符號,並把湖北文化定格為“九頭鳥”文化。

“九”是陽剛之數,寓意“多”與“久”。“鳥”就是鳳鳥,是百鳥之王。“九頭鳥”是一個俗稱,雅稱應是“九頭鳳”或“九鳳”。提到“九頭鳥”,人們就想到了聰明智慧、生生不息;想到愛國詩人屈原、改革宰相張居正;想到辛亥革命首義的壯士、黃麻起義的英雄;想到“一鳴驚人”的楚人、與時俱進的湖北人。同時,人們也會想到“九頭鳥”的一些缺點。其實,人非完人,不必護短,要緊的是正視與拓新。

我建議“重塑九頭鳥,構建新形象”,從整體上打造“九頭鳥”文化。我省考古中發掘過許多關於鳳鳥的器物,可以把荊州出土的“虎座鳥架鼓”作為湖北文化形象的標誌之一。還可以在首義廣場以東的蛇山南麓打造一組“九頭鳥”的景觀,形成“九頭鳥”文化的一個窗口,展現湖北的文化形象。

我們每位湖北人都要從自己做起,從當下做起,讓嶄新的“九頭鳥”聳立在每個湖北佬的心中、聳立在荊楚大地,讓“九頭鳥”以閃耀的光芒展現在全國。

 

    湖北省社科院副院長、研究員劉玉堂

 

“天上九頭鳥,地下湖北佬”這句話,是因為“湖北佬”在歷史上創造了輝煌的業績才天下聞名。

首先,頭代表著智慧,“九頭鳥”最重要的特徵便是睿智機敏。試想楚人若沒有超人的智慧,就不會創造出當時世界第一流的文化;湖北人若沒有極高的智慧,也不會湧現出如屈原、楚莊王、李時珍、張居正、董必武、李先念等傑出人物。

其次,頭是生命和意志的象徵。鳥有九頭,意味著生命力的頑強、意志的堅韌和行為的勇敢。從楚人的“楚雖三戶,亡秦必楚”,到湖北秭歸人夏明翰的“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都印證了湖北人這一特徵。

再者,鳥生九頭,正是其競爭精神的表徵。從楚人的“篳路藍縷”,到辛亥武昌首義的“敢為天下先”,都是湖北人競爭精神的演繹。

還有,一鳥九頭,無異於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這正是開放意識的形象展示。從楚人的“撫夷屬夏”,到以“楚人”自稱的張之洞的“登臨不覺亞歐遙”,無一不是開放的表現。

當然,人無完人,鳥也沒有完鳥。“九頭鳥”強悍、狂躁、衝動、多變以及缺乏耐心等性格特徵,這也是我們打造新時代“九頭鳥”精神需要直面的問題。 

 

 湖北省文聯副主席熊召政:

 

多少年來,湖北人一直想為九頭鳥正名,欲告知天下:“九頭鳥”是吉祥鳥,是鳳的衍變,是楚文化的代表。一些學問篤實的專家,為此也作了大量有理有據的考證。這些考證固然重要,但畢竟是在學問層面上,並不能改變國人的慣常思維。若借助各類媒體大作讚頌文章,只是治標,若需治本,恐怕還得從每一個湖北人的行為規範做起。

遠古之楚人,尚武而輕文。這風氣越數千年而不變。若放在動盪年代,這性格倒可造就一批強勢人物。但在和平環境下,在建設時期,這性格便有點不合時宜了。由於尚武便好鬥,由於好鬥便產生破壞性。常言道:“將打就沒有好拳,將罵就沒有好言。”道的就是好鬥者便不會寬容,更缺乏敬畏,而寬容與敬畏,恰恰是社會成熟的表現。

楚人之強悍、之精明,都應該是創業的優良品質,但若強悍過分,精明過頭,便又變成缺點了。攘攘人間,凡攻擊性太強的人,總會讓人退避三舍。溫文爾雅者總會讓人親近。我想,世人以“九頭鳥”喻湖北人,是不是有那種既讚賞其精明又害怕其強悍呢?

若是我們湖北人從自身做起,減一點武氣添一點文氣,少一點強悍多一點敬畏,其鄂人之精神氣象便會大大改觀。到那時,對“九頭鳥”持貶義態度的人,亦會改變看法。此情之下,興許彼時的小學生語文課本裏頭會有某位作家寫下的一篇優美的散文,名曰“‘九頭鳥’是一只吉祥的鳥”。 

 

 湖北日報傳媒集團總編輯唐源濤:

 

從文化的視角看,“九頭鳥”可以說是湖北人文精神的符號和標誌,是湖北人文精神的圖騰。但從現實生活看,人們對“九頭鳥”的評價,褒貶不一。既然“九頭鳥”已成為我們每個湖北佬躲不掉、揮不去、避不開的代名詞,那麼,作為新時代的荊楚兒女,我們就要直面問題,知恥後勇,弘揚褒義,摒棄貶義,讓“九頭鳥”回歸歷史的本來面目,為“九頭鳥”注入時代內涵。

近年來,荊楚大地先後湧現出一大批先進典型,湖北日報傳媒集團進行了濃墨重彩的宣傳報導。從吳天祥、易滿成、黎錦林,到陳玉蓉、王爭豔,從荊州“1024”捨己救人英雄群體到“信義兄弟”、“義勇父子”等等,2009年感動中國十大人物,湖北佬就占了兩件,形成了特有的“湖北群星現象”,引起全國關注,這是新時代的“九頭鳥”精神,值得深入挖掘。從這些典型人物的身上,我們看到了湖北人講誠信不滑頭的品性和敢擔當勇奉獻的精神風貌,他們共同奏響了時代的最強音。

應該看到,湖北的經濟社會發展呈現良好局面,“兩圈一帶”戰略的提出、“兩型社會試驗區”、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的批准,充分體現了湖北人重創新不保守,有遠見不短視的特點,這些都傳承並進一步豐富了“九頭鳥”的精神,值得大力宣傳。作為省直重要媒體,湖北日報傳媒集團將緊貼時代脈搏,跟蹤當代湖北人的英雄壯舉,努力為“九頭鳥”文化注入新的時代內涵。 

 

省旅遊局局長張達華:

 

湖北形象不能抽象地確立和展示,需要通過一個載體來進行宣傳和推廣,旅遊就是一個非常有效的管道。一方面,旅遊綜合性強,關聯度大,可以促進湖北形象的廣泛傳播;另一方面,旅遊資源、旅遊產品具有形象化的特點,可以使湖北形象通過旅遊這個載體得到生動具體的體現。

一是以“九頭鳥”形象為基礎,設計推廣湖北旅遊形象,對“九頭鳥”形象進行包裝,使“九頭鳥”形象更加生動化、具象化。二是發揮旅遊“民間大使”的人文宣傳功能,在旅遊過程中廣泛宣傳推廣“九頭鳥”形象;三是在遵循歷史、考慮現實的基礎上,對“九頭鳥”正面形象進行深入的論證和解讀,認真研究“九頭鳥”形象的表達符號和文字,並結合湖北文化背景和旅遊特色,創作出全省通用的形象標誌、形象口號和適合旅遊特點的通俗歌曲,使“九頭鳥”形象成為湖北旅遊品牌。

 

    湖北省廣電總臺副台長梁家新:

 

“九頭鳥”作為湖北人形象的代表,蘊含了智慧、力量、韌性等精神層面的東西。對“九頭鳥”的形象概括和張揚,一定要有一個總體設計。

首先,將“九頭鳥”的內涵化為具體的形象,這是一個具象化的過程。如何去虛存實,值得研究。應該借鑒過去很多推介、張揚和公關的成功案例,既借用傳統的雕塑、平面的形象設計,更應借助現代影視、動漫形象的衍化。比如電視臺的開播畫面和音樂,間播的畫面和音樂。

其次,要通過網絡,把“九頭鳥”的形象代表人物與事件做成動漫遊戲,使之進一步地去貶存褒,張揚“九頭鳥”的智慧、力量,去影響更多的人,而這一種影響的過程是潛移默化的。

第三,在宣傳對象上,我們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年輕一代身上,歷史上“九頭鳥”的負面傳聞對他們影響相對較小。通過雕塑、平面的形象設計、現代影視、文學作品、動漫形象等等,持之以恆地抓住年輕一代,代代相傳,必見良效。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