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中国地域文化研究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楚文化研究 > 铜器 >
襄樊團山墓地出土一件蔡公子加戈 - 发布时间:10-09-17 10:26

襄樊團山墓地出土一件蔡公子加戈

    黃錫全            劉江聲

  (中國錢幣博物館)   (襄樊市考古隊)

 

2005年春季,襄樊市考古隊在襄樊古鄧城東北團山墓地發掘戰國秦漢墓葬20餘座,其中M42屬於楚系墓葬中出有一件銘文銅戈。該墓保存情況不是很好,似為夫婦合葬墓,還有陪葬棺,出有銅器、陶器,兵器較多見。現將此件有銘兵器作簡要報導,以饗讀者。

此戈完好無損。出土時帶柲長約一米,但柲僅存漆皮。欄側三穿,內一長穿,內尾一圓穿。內部長穿與圓穿之間有圖案。援、內均較平直。通長21.7、援長14、援中部寬2.6釐米;援中有一條脊線。內寬2.3釐米。戈上穿長0.7、中穿長1.6、下穿長1.3釐米,寬0.3釐米;胡寬2釐米;闌寬1.1、下齒0.7釐米。胡部鑄銘兩行,每行3字:

 

   

   

 

上海博物館收藏有一件蔡公子加殘戈,見《上海博物館藏青銅器》(1964年),又見《殷周金文集成》(以下簡稱《集成》)17·11148,銘文“蔡公子加之用”六字,“用”字為鳥書。新見的這件戈,文字線條相對簡省,蔡、加、之、用幾字書寫與上博藏戈有別。整體觀察,除書體小有區別外,兩件戈特點相同,時代相近,兩個“蔡公子加”應該是一人。[1]

根據銘文,蔡公子加顯然是蔡國的公子,名加。蔡公子加不見於典籍,究竟是典籍失載,還是記載有別,乃是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為便於比較分析,下面羅列明確涉及“蔡侯”名、“蔡子”名、“蔡公子”名的兵器及有關銅器(與兵器名重者及銘文不清者不計),約有20餘件:

蔡侯申戈(1  蔡侯申之行戈·········《集成》17·11140;松江程氏(貞松)舊藏

蔡侯申戈(2  蔡侯申之用戈·········《集成》17·11141;《文參》19558期 壽縣蔡侯墓出土;現藏安徽省博物館

蔡侯申戈(3  蔡侯申之用戈·········《集成》17·11142,安徽霍山縣出土,《文物》19863期,現藏霍山縣文物組

蔡侯產戈(1  蔡侯產之用戈·········《集成》17·11143,現藏北京故宮

蔡侯產戈(2  蔡侯產之用戈·········《集成》17·11144,《鳥書考》圖22(《中山大學學報》19641期),現藏不詳

蔡侯產戈(3) 蔡侯產之用戈·········《故宮文物月刊》總93期(90·12),《東周鳥篆文字編》179頁,[2]現藏臺北故宮

蔡侯產劍(12)蔡侯產之用劍········《集成》18·1158711604

蔡侯產劍(34)蔡侯產作畏教········《集成》18·1160211603

蔡侯        蔡侯之用(戟)······《集成》17·11150,安徽舒城出土,《考古學報》19822期,現藏安徽舒城文物組。

蔡侯憂叔劍      蔡侯憂(?)叔之用·····《集成》18·11601

蔡侯朱缶        蔡侯朱之缶·········《集成》16·9991,湖北宜城出土,蔡平侯子

蔡子棘鼎        蔡子棘(?)之鼎······《集成》4·2087,現藏北京故宮,戰國早期

蔡子佗匜   蔡子(佗?)自作會(沫)承···《集成》16·10196,現藏北京故宮

蔡公子興壺    唯正月初吉庚午蔡公子興(?)作尊壺,其眉壽無疆,子子孫孫萬年永

寶用享。········《集成》15·9701,《三代》12·24·4,現藏北京故宮,西周晚期或春秋早期

蔡公子果戈(1)蔡公子果之用·········《集成》17·11147,《文物》19647期,現藏上博

蔡公子果戈(2)蔡公子果之用·········《集成》17·11145,現藏不詳

蔡公子果戈(3)蔡公子果之用·········《集成》17·11146,現藏不詳

蔡公子從戈(1)蔡公子從之用·········《東周鳥篆文字編》188頁,現藏臺北故宮

蔡公子從戈(2)蔡公子從之用·········《東周鳥篆文字編》189頁,現藏不詳

蔡公子從劍(1)蔡公子從之用·········《集成》18·11605,安徽壽縣出土,現藏美國芝加哥,戰國早期

蔡公子從劍(2,鐵質)蔡公子從之用······《東周鳥篆文字編》187頁,現藏日本

蔡公子頒戈    蔡公子頒之用·········《東周鳥篆文字編》191頁,現藏香港

蔡加子戈     蔡加子之用戈·········《集成》17·11149,安徽壽縣出土,今藏不詳

蔡公子義工簠 蔡公子義工之食*·······《集成》9·4500,《文物》19801期,河南潢川出土,現藏河南省博物館,春秋晚期

蔡公子缶  蔡公子□姬安之瀝(列)[3]缶(?)·····《集成》16·10001,湖北襄陽蔡坡出土,藏湖北省博物館,《江漢考古》19851期,戰國早期

 

以上諸器,多定為春秋晚期,個別為西周晚期(或春秋早期)及戰國早期器。除傳世器

外,多出土于安徽、河南和湖北。如蔡公子缶出土于襄陽蔡坡楚墓內(M4),同墓還隨葬有徐王義楚劍。[4]可見,缶和劍都是因某種原因入葬的,他們和墓主人應該有瓜葛。蔡公子義工簠等一組禮器出土于楚國勢力範圍的河南潢川,顯然也事出有因。原報導推測蔡公子義工“究竟是戰俘,還是作為人質客居?無文獻材料核對,有待於進一步研究”。[5]

兩件蔡公子加戈,內穿後有一明顯圓孔。內端有這種孔的戈,多見於春秋時期和戰國早期。如《集成》17·110301107211091110941109511120(春秋早期曹公子沱戈)、1114011142111451114611150111681117411200(春秋早期衛公孫呂戈)等。兩件春秋早期的戈,戈體較小,內端孔較大(見附圖)。孔大可能是這種戈的較早特徵。11140的蔡侯申為蔡昭侯,在位時間為西元前518491年。[6]11174的曾侯越早于曾侯乙。曾侯乙墓為戰國早期,略晚于楚惠王(前488432年)。上列蔡加子之用戈,出於壽縣,或以為是蔡公子加之子所用之戈,根據出土地點,蔡公子加亦當為蔡國遷都州來以後之宗室子弟。[7]蔡遷都州來在蔡昭侯26年,即西元前493年。《史記·管蔡世家》:昭侯二十六年,“楚昭王伐蔡,蔡恐,告急于吳。吳為蔡遠,約遷以自近,易以相救,蔡侯私許,不與大夫計。吳人來救蔡,因遷蔡於州來。”州來在淮南下蔡。

兩件蔡公子加戈援較平直,要早於援部上揚之戈,大體相當於李健民、吳家安所分東周青銅戈BIIIa式。[8]根據戈的特點,兩件蔡公子加戈要早于蔡侯申戈,將其大致年代確定為春秋中期晚段前後比較合適。

蔡公子加及蔡加子均難以與典籍所記蔡侯及諸公子直接對應。一般而言,先秦時期諸侯之子除太子外,皆稱公子。但某些國君即位前並非太子,按理只能稱公子。如蔡平侯盧為蔡景侯少子,立前只能稱公子。蔡“靈侯般之孫東國攻平侯子而自立,是為悼侯”。東國立前也只能稱公子。由此,我們懷疑蔡公子加為蔡景侯固。[9]因加與固音近,或許為同名異字。       

加,見母歌部。固,見母魚部。二字雙聲,歌魚旁轉。典籍中加與固均與從“叚”之字相通。如:《左傳·桓西元年經》:“鄭伯以璧假許田。”《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假作加。《論語·述而》:“加我數年。”《史記·孔子世家》加作假。《禮記·檀弓下》:“公肩假。”《漢書·古今人表》作“公肩瑕。”《史記·六國年表》:“魏王假。”今本《列女傳》假作瑕。《史記·宋微子世家》:“子共公瑕立。”《春秋》三傳共公名固。《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宋共公瑕。”《左傳》瑕作固。[10]

《史記·管蔡世家》:“文侯卒,子景侯固立。” 很可能蔡侯固不是文侯的嫡長子,所以即位前稱“公子”。蔡公子加如是蔡景侯固,即位49年(前591543),是春秋以後蔡國在位最長的國君。其父文侯在位20年。此戈當作于即位前文侯在位之時。

上列蔡公子頒戈之公子頒,也有學者認為就是景侯之子蔡靈侯般,或作班。[11]

蔡公子果,或認為即蔡莊侯甲午,是後人誤將“果”字分書為“甲午”。[12]此說有一定道理。但也有不同意見。認為“蔡莊公立於西元前645年,卒於西元前612年,在這個時期並不是鳥蟲書流行的時候,而蔡公子果戈的鳥蟲書風格明顯出於成熟階段。所以,說蔡公子果就是蔡莊公甲午,這個可能性是不大的。”[13]這個意見還有待時間檢驗,這涉及到鳥蟲書是否可以早到春秋中期。

由於這方面的資料有限,目前的說法只是一些推斷,還缺乏直接證據。

《楚世家》:楚惠王“四十二年,楚滅蔡”。此年為西元前447年。[14]那麼,這件戈作于楚滅蔡之前。如是景侯固,則作於西元前591年之前。墓為楚系墓,戈為蔡戈,地為楚地。顯然,戈乃因某種原因葬入該墓。也許為戰利品。

有關銅器涉及其它蔡侯、蔡子、蔡公子之名字,我們還有一些不成熟的意見,擬另行撰文討論。

順便在此說明一點,我們曾經將過去釋為“蔡”的釋讀為“夫”,象正立的人形“大”,上下表示的是外張的“手”和“足”,常省去手或足形。與“蔡”字作的區別主要在其下部。蔡字下從,從不省作。夫或大與蔡字區別明顯。字應從陳夢家先生于1936年釋為“鋁”,除去飾筆,上為“呂”,下為“金”變。[15]“夫鋁”即金文習見之膚鋁、鎛鋁之類,為鑄器金屬原料名稱。[16]這一釋讀已經受到學術界的肯定。[17]最近,有學者繼續主張將此字釋讀為“蔡”,以為均屬蔡器。[18]我們認為堅持這種釋讀是不妥當的。另外,也見有將釋為“夭”的。[19]我們認為也是不妥的。



[1] 張光裕 曹錦炎《東周鳥篆文字編》190頁圖片也較清除,香港翰墨軒出版有限公司,19949月。

[2] 張光裕 曹錦炎《東周鳥篆文字編》,香港翰墨軒出版有限公司,19949月。

[3] 吳振武《釋瀝》,安徽《文物研究》第六輯,1990年。

[4] 楊權喜《襄陽蔡坡戰國墓發掘簡報》,《江漢考古》19851期。

[5] 歐潭生等《河南潢川縣發現黃國和蔡國銅器》,《文物》19801期。

[6] 蔡侯之名,於省吾、裘錫圭先生釋讀爲“申”。于省吾《壽縣蔡侯墓銅器銘文考釋》,《古文字研究》第1輯,中華書局,1979年。裘錫圭《史牆盤銘解釋》,《文物》19783期。

[7] 曹錦炎《鳥蟲書通考》144頁,上海書畫出版社,1999年。

[8] 李健民 吳家安《中國古代青銅戈》,《考古學集刊》第7集,科學出版社,1991年。

[9] 瀧川資言《史記會注考證》:“固,各本誤作同。今依年表。”

[10] 高亨纂著《古字通假會典》669863864頁,齊魯書社,1989年。

[11] 曹錦炎《鳥蟲書通考》140頁,上海書畫出版社,1999年。

[12] 郭若愚《蔡公子果戈》,《文物》19647期。

[13] 曹錦炎《鳥蟲書通考》142頁,上海書畫出版社,1999年。

[14] 有學者研究,蔡滅當在楚宣王二十七年即西元前343年左右,見何浩《楚滅國研究》287頁,武漢出版社,198911月。

[15] 陳夢家《海外中國銅器圖錄》第一集上5859頁。

[16] 黃錫全《“夫鋁”戈銘新考》,1990年中國古文字研究會第8次年會論文,刊臺北《故宮學術季刊》第13卷第1期,1995年。收入《古文字論叢》,臺北藝文印書館,1999年。

[17] 張光裕 曹錦炎《東周鳥篆文字編》,香港翰墨軒出版有限公司,19949月。

[18] 曹淑琴《蔡公戈研究》,《黃盛璋先生八秩華誕紀念文集》,中國教育文化出版社,2005年。

[19] 施謝捷《吳越文字彙編》,江蘇教育出版社,1998年。

 

提交200612月「饶宗颐教授90华诞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刊饶宗颐主编《华学》第九、十(1

 

襄樊出土戈拓片                    襄樊戈照片           襄樊戈銘文照片

        

上博藏戈銘文拓片翻拍                 上博藏戈照片

      

上博藏戈拓片反向圖                                 蔡子加戈

 

    

蔡侯申戈                                                                        曾侯越戈

  

               曹公子沱戈                                          衛公孫呂戈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