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中国地域文化研究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楚文化研究 > 清华简 >
楚武王“郢”都初探 - 发布时间:11-06-01 08:13

楚武王“郢”都初探 (內容提要)

                                         ——讀清華簡《楚居》劄記之一

黃錫全

中國人民銀行參事 

 

本文在報告及諸家研究的基礎上,對《楚居》所述武王所居之地宵、免、疆郢重新進行理解、分析與研究,簡介如下:

 

一、有關簡文內容體會

1, 武王從“宵”遷居“免”,後因國勢強大,“免”地太小,容不下眾人,於是修建附近的沼澤疆浧之波(陂)”,擴大國都範圍,以後楚王徙居之地和都城均稱“郢”。

2, “免”與“疆浧(郢)”本為一體,只是先後、大小之別,故兩稱並存。文王徙居“http://www.gwz.fudan.edu.cn/articles/1101/0775/image063.jpg郢”時稱“疆郢”,從“為郢”返回原地稱“免郢”,不久將“免郢”改稱“福丘”。其子莊敖從“福丘”遷居“鄀郢”。簡王自“疆郢”徙居“藍郢”,說明“疆郢”之稱一直存在。疆郢、免郢、福丘,同地異稱。

3, 惠王太子自http://www.gwz.fudan.edu.cn/articles/1101/0775/image063.jpg徙居“疆郢”不言“徙襲”,是太子還未繼位的緣故。如上一句“王大(太)子以邦http://www.gwz.fudan.edu.cn/articles/1101/0775/image064.jpg(複)於http://www.gwz.fudan.edu.cn/articles/1101/0775/image063.jpg郢”,“http://www.gwz.fudan.edu.cn/articles/1101/0775/image063.jpg郢”是前王所居也不言“徙襲”。

4, “免”、“疆郢與宵、http://www.gwz.fudan.edu.cn/articles/1101/0775/image063.jpg郢、藍郢均相距不遠。

5,  “疆郢”是楚國第一個稱“郢”的王居或國都。

 

      二、有關問題意見

     1,楚簡“宵”地,根據大致方位應該就是秦漢簡牘出現的“銷”,過去考慮走水路或水陸兼行,根據里程曾懷疑“銷”是“郊郢”之郊。現在看來是走陸路,大致地點應在荊門市北之子陵鋪鎮至石橋驛鎮一帶,不排除鐘祥境內雙河鎮一帶的可能。

     2,根據《楚居》,武王所居只有三處,宵、免、疆郢。宵與免在武王時未稱郢,武王后也未有君王襲居宵。嚴格說,武王時期稱“郢”者只有“疆郢”,與文獻所記武王時期之“郊郢”相當。過去或主張“郊郢”為郢之郊的推測不能成立。疆、郊讀音相近。疆,見母陽部。郊,見母宵部。二字雙聲。韻部雖然有別,但間接可通。如《國語·晉語》之“郭偃”,《墨子·所染》作“高偃”。《說文》彉“從弓,黃聲,讀若郭”。或作彍,見《玉篇》。郭,見母鐸部。高,見母宵部。廣,見母陽部。黃,匣母陽部。典籍高或作郊,從黃之字、疆字均能與從“景”之字相通等。認為“疆郢”就是“郊郢”,其所在之地,明、清學者認為“安陸府鐘祥縣郢州故城是其地”。

3,經過字形比較,認為報告釋讀武王徙居之地為“免”的意見正確。免、樠同屬明母元部,音同字通。原郢州故城東一裡之樠木山,與連接郢州故城原為沼澤地的南湖相近(地名因山得名)。推斷這一地帶應該就是“免”和“疆浧”所在,即在“免”的基礎上修建附近的沼澤疆浧之波(陂)”,成為武王之都,也是文王時的“免郢”。其大致範圍在今樠木山西南,南湖西北,原漢水之東。如此,則與《楚居》所述相合。

4,這一地帶,不僅與武王37年即西元前704年在鐘祥東60裡之“沈鹿”約會諸侯、軍於漢淮之間”等歷史地理相合,也與《楚居》所記相互地理關係相合。武王選擇這一地帶也非常合適。至於涉及的有關問題,還有待繼續研究。

 

附注:此提要提交6月下旬在北京達園賓館舉行的“《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壹)》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論文集”,全文初稿見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2011531日。

 

鐘祥市區衛星圖:西為漢水,北面為莫愁湖,南面為南湖,兩湖之間西部為郢中鎮,樠木山在莫愁湖西南角。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