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中国地域文化研究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楚文化研究 > 清华简 >
《楚居》的性質、作者及寫作年代 - 发布时间:11-08-22 09:37

《楚居》的性質、作者及寫作年代

趙平安

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  教授、副主任

 

在《清華大學藏戰國楚竹簡(壹)》中,《楚居》是一篇很另類的文獻。共14支簡,原無篇題。“主要敘述自季連開始到楚悼王共23位楚公楚王的居處遷徙,內容與《世本》之《居篇》很相類,故定名為《楚居》。”[1]應該說,這個定名是有一定依據的。

《世本》十五篇,著錄於《漢書·藝文志》“春秋類”,是先秦時期重要史籍之一。陳夢家先生據《世本》述及趙王遷事,並稱為“今王遷”,認為是戰國末趙人所作;成書于秦始皇十三年至十九年(西元前234-228年)之間。[2]原書及各家注本南宋以後已佚,現在所能見到的是清代中葉以後的輯本。[3]從輯本看,《世本》由帝系篇、王侯大夫譜、氏姓篇、居篇、作篇、諡法等組成。有些輯本分類較細,如秦嘉謨輯補本把王侯大夫譜分為王侯譜、世家、大夫譜等。帝系篇敘述三皇五帝的譜系,王侯大夫譜敘述王侯大夫的譜系,居篇敘述帝王的居處遷徙,作篇敘述各種事物的發明創造,諡法敘述君臣婦人死後的稱號。

《世本》遺文可以透過輯本去尋繹。為加深感性認識,也為方便比較,我們把《世本》輯本中帝系篇、王侯大夫譜和居篇裡與楚有關的內容先移錄如下。

《世本》輯本帝系篇、王侯大夫譜與楚有關的有:

昌意生高陽,是為帝顓頊。母濁山氏之子,名昌僕。高陽生偁,偁生卷章,卷章生黎。吳回氏生陸終,陸終娶于鬼方氏之妹,謂之女嬇,生子六人。孕而不育三年,啟其左脅,三人出焉,啟其右脅,三人出焉。

……

六曰季連,是為羋姓。季連者,楚是也。

季連生附沮。

楚熊渠封其中子之名某者為鄂王。

楚武王墓在豫州新息。

頃襄王卒,太子熊元立,是為考烈王。

秦將王翦滅楚。   (王謨輯本)

穆王生王子揚,揚生尹,尹生令尹匄。

蒍艾獵是叔敖之兄,馮是艾獵之子。屈蕩,屈建之祖父。

楚大夫涉其帑。楚平王孫有田公它成。  (孫馮翼集本)

老童生重黎及吳回。

句袒王庸。就章王疵。康王招。  (陳其榮增訂本)

黃帝居軒轅之邱,娶於西陵氏之子,謂之累祖,產青陽及昌意。

青陽降居泯水,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於濁山氏之子,謂之昌僕,產顓頊。顓頊娶于滕墳氏,謂之女祿,產老童。

老童娶于根水氏,謂之驕福。生重黎及吳回。

吳回產陸終,陸終娶于鬼方氏之妹,謂之女隤,是生六子。孕三年,啟其左脅,三人出焉,破其右脅,三人出焉。

……

六曰季連,是為羋姓。

季連產什祖氏,什祖氏產內(穴之訛字)熊。九世至於渠婁鯀。出自熊渠有子三人,其孟子名為無庸,為句袒王。封其中子紅為鄂王。

其季子名為疵,為就章王。   (秦嘉謨輯補本《帝系篇》)

楚羋姓,子爵。高陽生稱。稱生卷章。卷章生黎及吳回。吳回生陸終。陸終生六子,季曰連,為羋姓,楚之先祖也。季連之後曰鬻熊,事周文王。鬻熊生熊麗。熊麗生熊狂。熊狂生熊繹,當成王時,封為楚子。熊繹生熊艾。熊艾生熊[黑旦]。熊[黑旦]生熊勝及熊楊。熊楊生熊渠。熊渠生熊毋庸及熊摯紅、熊延。熊延生熊勇及熊嚴。熊嚴生熊霜及熊徇。熊徇生熊咢。熊咢生熊儀,是為若敖。若敖生熊坎,是為宵敖。宵敖生熊眴,是為蚡冒。蚡冒弟熊通,是為武王。

楚武王墓在豫州新息。

武王生文王熊貲。文王生熊囏,是為杜敖。杜敖弟熊惲,是為成王。成王生穆王商臣。穆王生莊王侶。莊王生恭王審。恭王生康王招。康王生員,是為郟敖。靈王者,恭王庶子熊虔。平王者,恭王庶子熊居。平王生昭王珍。昭王生惠王章。惠王生簡王中。簡王生聲王當。聲王生悼王熊疑。悼王生肅王臧及宣王熊良夫。宣王生威王熊商。威王生懷王熊槐。懷王生頃襄王橫。頃襄王生考烈王熊完。考烈王生幽王悍及王負芻。王負芻五年,秦滅楚。    (秦嘉謨輯補本《世家》)

陸終子其六曰季連,是為羋姓。季連產付沮氏。付沮氏產穴熊。九世至於渠婁鯀。出自熊渠有三人,其孟之名為庸,為句袒王;其中之名為紅,為鄂王;其季之名為疵,為就章王。

熊渠封其中子紅為鄂王。

穆王生王子揚,揚生尹,尹生令尹匈(匄之訛字)。

楚武王墓在豫州新息。

康王名招。

頃襄王卒,太子熊完立,是為考烈王。

蒍艾獵,孫叔敖之兄。蒍子馮,艾獵之子。

葉公,楚縣公葉公子高。

屈蕩,屈建之祖父。

平王孫有田公它成。

楚有大夫恒思公。

楚大夫涉其帑。

秦將王翦滅楚。孫檢曰:秦虜楚王負芻,滅去楚名,以楚地為秦郡。(張澍稡集補注本)

陸終娶于鬼方氏之妹,謂之女嬇,是生六子。

六曰季連,是為羋姓。季連者,楚氏也。

熊渠立其長子庸為句袒王。熊渠封其中子紅為鄂王。少子疵為就章王。

楚武王。

康王名招。

考烈王熊完。  (茆泮林輯本)

《居篇》輯本中與楚有關的有:                        

楚鬻熊居丹陽。武王徙郢。 (王謨輯本、茆泮林輯本)

楚子熊渠封仲子紅于鄂。 (孫馮翼集本)

昭王徙鄀。

襄王居陳。

考烈王徙壽春。  (秦嘉謨輯補本)

楚武王墓在豫州新息。(張澍稡集補注本)

不同輯本取材寬嚴不同。秦本最寬,茆本最嚴。各本內容互有出入。帝系篇、王侯大夫譜楚的內容較多,可以對照考察。居篇楚的內容較少,可以汰去重複,重加整理。由上兩篇輯本,可以略略窺見《世本》面貌。一、《世本》是先秦有關史料分門別類的輯集;二、敘述從黃帝開始,至戰國末年;三、內容零散,缺乏完整性、系統性和可讀性。

《楚居》則不同,它的內容是綜合的,敘述從楚的羋姓始祖季連開始,完整、系統、可讀性強。如果按照《世本》的模式整理,可以把它打亂,分別置於王侯大夫譜、居篇、作篇和諡法等篇。如武王以後的王號與諡法有關,“郢”的得名與作篇有關,等等。誠然,與《楚居》關係最緊的是王侯大夫譜和居篇。但《楚居》不是把王侯大夫譜和居篇內容分開,而是把兩者結合起來,以楚公楚王的譜系為經,以居處遷徙為緯。在敘述先公先王居處遷徙時,《楚居》不像居篇那麼單純,不枝不蔓,有時候鋪得比較開。如:

至酓择(绎)與屈(紃),思(使)若嗌卜徙於002-1,為[木便]室,室旣成,無以內之,乃竊(鄀)人之犝以祭。懼其主,夜而內(屍),氐(是)今曰必夜。

“若嗌”,人名,若是姓氏,嗌為名。漢代有名若章者。002-1,地名,可分析为002-1002-1从土夷声,读为夷,水名,今湖北省中部汉水支流蛮河。《水经注·沔水》:“又南过宜城县东,夷水出自房陵,东流注入。”又:“夷水,蛮水也。桓温父名夷,改曰蛮水。又谓之鄢水。《春秋》所谓‘楚人伐罗,渡鄢’者也……昔白起攻楚,引西山长谷水,即是水也。” 即窀穸之窀。《说文》:“窀,葬之厚夕。从穴屯声。《春秋传》曰:窀穸从先君于地下。”又:“穸,窀穸也。从穴夕声。”杜预注《左传·襄公十三年》“唯是春秋窀穸之事”:“窀,厚也;穸,夜也。厚夜犹长夜。春秋谓祭祀,长夜谓葬埋。”包山简窀字加土旁,用法相同。包山简166:“威王窀臧嘉”,172:“威王之窀人臧[上黾下曰]”,174:“肃王窀人翏亚夫”。窀指厚葬之大墓。林沄先生指出,历代楚王皆有窀。楚王诸陵已有如汉朝之奉陵邑,有民人,有州里,有市。[4] 002-1因夷水旁的墓葬区而得名,是比较晚起的名称。这类地名《汉书·地理志》多见。《史记·楚世家》:“熊绎当周成王之时,举文武勤劳之后嗣,而封熊绎于楚蛮,封以子男之田,姓芈氏,居丹阳。”丹阳应即002-1。据《世本》,鬻熊居丹阳。这个丹阳在丹江上游商县一带。[5]两个丹阳同名异实。熊绎迁都002-1之后,也把002-1这个地方叫做丹阳。002-1可能先称丹阳,后称002-1。《楚居》叙述历史用后起名称。 [木便]室与墓葬有关,即便房、便殿的前身,虞祭安神的地方。[6]鄀在湖北宜城。[7]002-1地望与鄀临近,可以反过来证明我们对002-1的解释。这一段谈到因迁都而占卜,进而为[木便]室祭祀,落脚到得名的由来。

至武王酓自宵徙居冗,焉(始)□□□□□福。眾不容於冗,乃渭(圍)疆浧之波而宇人焉,氐(是)今曰郢。

我們曾論證,宵即湖北鐘祥市郢州故城,冗在宜城雷河鎮郭家崗一帶。楚武王自宵遷冗,因為冗不能適應人口增長,便對緊鄰水域疆浧進行改造,擴大居住面積。“渭(圍)疆浧之波”就是把疆浧的水圍起來,向水域借空間,也就是後世的“築圩子”。經這種方法改造過的地方叫做郢。[8]這裡由遷都談到城市改造,談到楚都為什麼稱郢。

上兩段中關於和郢的部分,是由遷都衍生出來的。

“眾不容於冗”道出了對城市改造的原因。值得注意的是,《楚居》敘述遷都時也往往交代遷都的原因。如:

若敖起禍,焉徙居蒸之野。

闔廬入郢,焉複徙居秦溪之上。

白公起禍,焉徙襲黍郢。

中謝起禍,焉徙襲肥遺。

邦大棘,焉徙居鄩郢。

遷都原因在《居篇》中是很少見到的。

《楚居》中有些內容與遷都無關。

季連初降於山,氐(抵)於穴窮。前出於喬山,宅處爰波。逆上汌水,見盤庚之子,處於方山,女曰妣隹,秉茲率□,詈四方。季連聞其有聘,從及之盤,爰生伯、遠仲。毓羊,先處於京宗。穴(鬻)酓(熊)遟徙于京宗,爰得妣,逆流哉(載)水,厥狀聶耳,乃妻之,生侸叔、麗季。麗不從行,渭(遂)自脅出,妣賓于天,巫赅(該)其脅以楚,氐(是)今曰楚人。

盤庚即遷都于殷的商王。[9]季連見盤庚後人妣隹,“從及之盤”,“盤”應是地名。這對於理解盤庚的名字結構很有啟發。大約盤庚曾居於盤,故稱盤庚。殷墟卜辭中,盤用為地名。如:“盤入十。爭。”(《合集》6478反)“盤入五十。殼。”(《合集》3990反)“盤入十。”(《合集》7407反)“盤入二。”(《合集》16355[10]徐協貞曰:“般······亦方名。《山海經·泝水》:般水出焉。《漢書·地理志》平原郡有般縣,或即般方之領域也。”[11]般縣在今山東樂陵西南。西周金文有盤仲豦,春秋金文有盤仲柔,都是盤氏公族,[12]或系盤庚後裔。盤庚遷殷以後,其後人仍有居於盤者。季連所見應為這一支脈。楚與商的聯姻,極具象徵意義。我們知道,商文化對楚文化有深刻影響。[13]跟西周金文比起來,楚文字保留了比較多的商代甲骨文的寫法,也說明這一點。[14]季連生伯、远仲,鬻熊生侸叔、麗季,據《世本》和《楚世家》,兩位先公之間還有付沮,他們系爺孫關係,其子嗣取名猶熊嚴四子伯霜、仲雪、叔堪、季徇,[15]排行一貫而下,個中緣由,耐人尋味。巫,人名,巫,表示身份,,是私名。

這一段談到季連、穴酓追求妣隹、妣并结婚生子。其中对于长相和生育过程的描写,对于楚人得名之由的说明,只能说与楚的世系相关,与楚的迁都没有直接联系。

可見,《楚居》和《世本》的《居篇》體式上、內容上還是有明顯不同的。

那麼,《楚居》究竟是什麼性質的東西呢?

上面已經提到,《楚居》是以楚公楚王的譜系為經,以居處遷徙為緯的綜合體。在敘述楚公楚王的世系時,及於求偶經歷、配偶長相、生育過程等;在敘述居處遷徙時,及於都城改造、都城改名、遷徙原因等。其中還涉及到楚、、郢的得名由来。楚的得名具有传奇色彩,的得名不乏调侃意味,只有郢的得名比较平实近真。楚、、郢是三个重要的楚文化符号,王公谱系和居处迁徙是正史中核心的部分。毫无疑问,《楚居》内容是楚史的主体内容。《孟子·离娄下》:“王者之迹熄而《诗》亡,《诗》亡然后《春秋》作。晋之《乘》,楚之《梼杌》,鲁之《春秋》,一也:其事则齐桓、晋文,其文则史。”晋国的史书叫《乘》,楚国的史书叫《梼杌》,鲁国的史书叫《春秋》,它们性质相同,谈的都是君王之事。关于《乘》和《梼杌》的体例,过去多依《春秋》推定,以为是编年体。[16]这种推论未必可信。颇疑《楚居》即《梼杌》的部分内容,或者是在《梼杌》的基础上创作而成的。

《楚居》的作者应该是位史家。先秦时代的史都是世官,史家往往就是史官。从《楚居》看,不是史官难以掌握这么系统详尽的资料。颇疑《楚居》是清华简墓主人的作品。李学勤先生指出,清华简的墓主是一位历史学家,[17]我很赞同这种说法。实际上,他不仅是一位历史学家,而且应该是一位楚国籍的历史学家。

《楚居》的叙事截止楚悼王(公元前384-381年)时期,撰作年代应在楚悼王以后。清华大学委托北京大学加速器质谱实验室第四纪年代测定实验室对清华简无字残片样品进行AMS14年代测定,经树轮校正的数据是:该样片产生于公元前305±30年。如果这个样片具有普遍代表性,那么《楚居》的撰作年代的下限最晚不会晚于公元前275年。综合考虑,我们认为应以楚肃王(公元前370-341年)时期成书的可能性最大。

 

本文系教育部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重大課題攻關專案“出土簡帛與古史再建”(09JZD0042)和國家科技支撐計畫“中華文明探源及其相關文物保護技術研究”專案課題“古代簡牘保護與整理研究”(2010BAK67B14)的階段性成果。

                    (原載《清華大學學報》2011年第4期)



[1] 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編、李學勤主編:《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壹)》,中西書局,2010年。

[2] 陳夢家:《西周年代考·六國紀年》,第191-197年,中華書局,2005年。

[3] []宋衷注、[]秦嘉謨等輯:《世本八種》,中華書局,2008年。本文所引輯本都出自此書。

[4] 林沄:《讀包山楚簡劄記七則》,《林沄學術文集》,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8年,第19頁。

[5] 參看尹弘兵:《楚國都城與核心區研究》第三章《丹淅說與枝江說的對比研究》,湖北人民出版社,2009年。

[6] 參看高崇文:《釋“便槨”、“便房”與“便殿”》,《考古與文物》2010年第3期,第46-52頁;蕭亢達:《“便房”新解》,《考古與文物》2010年第3期,第53-57頁。

[7] 李學勤:《論清華簡〈楚居〉中的古史傳說》,《中國史研究》2011年第1期。

[8] 趙平安:《試釋楚居中的一組地名》,《中國史研究》2011年第1期。

[9] 李學勤:《論清華簡〈楚居〉中的古史傳說》,《中國史研究》2011年第1期。

[10] 參看方稚松:《殷墟甲骨文五種記事刻辭研究》之“相關材料列表”,線裝書局,2010年。

[11] 轉引自李圃主編:《古文字詁林》第7冊,第714頁,上海教育出版社,2002年。

[12] 吳鎮烽編纂:《金文人名彙編》,第267頁,中華書局,2006年。

[13] 高崇文:《從夏商時期江漢兩大文化因素的源流談楚文化的起源》,《楚文化研究論集》第三集,湖北人民出版社,1994年。

[14] 可參趙平安:《新出簡帛與古文字古文獻研究》之“新出簡帛與古文字考論”,商務印書館,2009年。

[15] 司馬遷:《史記》卷四十《楚世家》,第1693頁,中華書局,1982年。

[16] []蒲百瑞著、陳春譯:《試析〈左傳〉中的楚〈檮杌〉資料》,《楚文化研究論集》第六輯,湖北教育出版社,2005年,第455-462頁。

[17] 李學勤:《初識清華簡》,《光明日報》2008121日。

 

 

 

本文收稿日期為2011822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