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中国地域文化研究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楚文化研究 > 出土文献 >
《中國簡帛書法大字典》序 - 发布时间:14-02-04 11:15

 《中國簡帛書法大字典》序

羅運環

武漢大學中國地域文化研究所

 

簡帛是中國無紙時代文字的重要承載體。《尚書·多士》篇說“惟殷先人,有典有冊”。商代甲骨文、金文象形的“冊”字作(《合集》438正)、(《合集》30653)、(亳冊戈,《集成》10876)等形,表明商代已有承載文字的簡冊。可能與保存條件不好有關,至今尚未發現戰國以前的簡冊。從考古資料來看,西漢中葉已進入有紙時代,但使用範圍較小,簡牘仍然處為承載文字的主體,直到東漢中葉蔡倫紙問世後,隨著紙張大範圍推廣,簡牘才開始逐漸淡出,到唐代除邊遠地區尚處於簡紙並用階段外,紙張在內地已取代簡牘成為文字的承載體。簡帛書法,大體是指古文字時期保留有“篆隸”特點的簡帛文字書法,時間約在春秋戰國之際和秦至漢初,可稱之為“篆隸之變時期”。

中國簡帛在20世紀以前已有發現,如漢晉時期就有孔子壁中古文、汲竹書、襄陽古竹簡等簡冊出土面世,但都未能保存下來。20世紀,尤其是70年代以來是簡帛大發現的時期。就地域而論全國不少地方發現過簡牘及帛書,比較集中的地區是西北(甘肅及內蒙古西部和新疆南部)、長江中下游及淮海地區。屬於篆隸之變時期的較大宗的簡帛,主要有:長沙子彈庫楚帛書、包山楚簡、郭店楚簡、新蔡葛陵楚簡、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青川郝家坪秦牘、天水放馬灘秦簡、睡虎地秦簡、岳麓書院藏秦簡、里耶秦簡、北京大學藏秦簡、關沮秦漢簡牘、張家山漢簡、馬王堆帛書及簡冊等。簡帛不斷的出土,促進了簡帛學的發展,中國簡帛研究成為國際性學術熱潮。簡帛書法正是隨著簡帛學的興盛而興起。

大批量的簡帛資料,十分珍貴的墨寶,大大地改寫了傳統的書法史,尤其使我們明確了春秋戰國之際至漢初這個篆隸之變時期。傳統的觀念認為隸書是秦朝獄吏程邈所創制,《說文解字》:“秦燒經書,滌蕩舊典,大發吏卒,興役戍,官獄職務繁,初有隸書”。徐鍇引王僧度語作注:“秦獄吏程邈善大篆,得罪系雲陽獄,增絕大篆,去其繁複,始皇善之,出為御史,名其書為隸書。”大量的簡帛資料證明,此說不妥,早在程邈之前已有秦隸(篆隸字體),參看戰國晚期至秦朝初期的青川郝家坪秦牘、天水放馬灘秦簡和睡虎地秦簡等就能明白。所以秦朝在焚書坑儒之後,“初有隸書”、程邈創制隸書之說,均不符合實際,充其量程邈也只是作過些整理工作,而且這種整理對當時的作用也十分有限。從現有資料來看,篆書轉變到隸書,最早見於山西侯馬盟書和河南溫縣盟書,都屬於晉國,時在春秋末期;最早的金文,是保存在臺北故宮兩件銘文相同的曾姬無卹壺,時在楚宣王二十六年(前340);比較早的竹簡是湖北隨州曾侯乙(楚附庸諸侯國曾國國君)墓竹簡,時在楚惠王五十六年(前433),以及河南新蔡出土的葛陵楚簡,時在楚肅王四年(前377)或四年以前數年內書寫的;最早的帛書,是二十世紀四十年代初長沙子彈庫出土的戰國楚帛書,時在戰國中期。可見篆隸之變最早當發生在春秋戰國之際,到西漢前期,前後長達約三百年左右。大體而言,偏早階段,即春秋戰國之際,簡帛文字字體保留篆書成份多一些;偏晚階段,即秦代至漢初,簡帛文字殘留篆書成份少一些,並逐漸淡出。

篆隸之變時期的簡帛文字除了改寫書法史的意義外,更重要的是為書法界提供了一大新的書體。一批批新的墨寶產生了巨大的吸引力,人們從臨摹到創作,從個人愛好、個人書展到組建研究創作團體;從小會研討到全國性的大型研討會及作品展,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遂漸形成了簡帛書法熱,至今有增無減。吳巍先生的《中國簡帛書法大字典》正是滿足這種簡帛書法熱而編纂的。

吳巍先生編纂《中國簡帛書法大字典》,由來已久,是從專攻馬王堆帛書文字及其書法藝術開始的,深入一點然後展開這是學術界公認的一種扎實的路數。吳巍先生較早在深圳特區組建“馬王堆帛書書法研究院”,其作品除了在內地及香港展覽外,還應邀在澳大利亞、新加坡、馬來西亞、美國等國巡迴展出,其研究院曾被深圳市政府稱之為“深圳的一張文化名片”(深圳市政協秘書長在論證會上代表市政府講話所言)。在深圳時,吳巍先生就計畫編一部《馬王堆帛書書法大字典》,,20061021日在深圳銀湖“《馬王堆帛書書法大字典》國家級專家研究討會”,與會專家對大字典的編纂予以充分的肯定並提出了一些好的建議,我就是應邀出席此次會議而結識吳巍先生的。現在吳巍先生所主持的簡帛研究院已遷北京,研究方向已由原來馬王堆帛書書法研究擴展到中國簡帛研究,所編纂的大字典也隨之相應擴展,名之為《中國簡帛書法大字典》,很有特色。

書法字典如何編纂,不同於古文字字典,尚無約定俗成的模式。吳巍先生是著名的簡帛書法家,有豐富的實踐經驗,他懂得簡帛書法者的需求,取簡帛書法最搶眼的重要部分,即篆隸之變時期的簡帛書法藝術為主進行編纂。這是大字典的特點之一。古文字字典的主要任務是説明讀者識讀出土文獻中的古文字,但不追求書法藝術,不考慮書法用字的有無問題。同時一些現存的以書法命名的字典,大體都受古文字字典的影響,沒有跳出古文字字典的編纂模式,不能適應簡帛書法者的需求。而吳巍先生大膽創新,對簡帛所無字,比較慎重地引用其他書寫質地而時代較近、或簡帛年代稍後一些而風格接近的字來補充,用以滿足簡帛書法創作的用字需求。其實這種辦法在甲骨文、金文書法中,以及現在從事簡帛書法創作者中也是常用的辦法,吳巍先生把這種書法者常用的辦法編在書中,這是一種創新。這是大字典特點之二。我曾應邀出席過在武漢舉辦的“全國楚簡帛書法藝術研究討會暨作品展”,提交過一篇《楚簡字體分類研究》,較系統地分析了楚簡書法中的書體及流派,在簡帛書法者中較受重視。其實,古人書法與我們現今一樣,人各有體有派,如果簡帛書法者創作一幅書法作品,沒有同一律的風格,廣采各種書體風格的簡帛文字,這幅作品就每一個單字來講可能會出精彩,但整體風格一定會很難看。吳巍先生把自已簡帛書法實踐中的用字列入書中的顯眼位置,對簡帛書法者具有引導和借鑒作用,但又不妨礙他人依據大字典形成自己的風格,這是大字典的特點之三。我在前面已講過,書法字典尚無約定俗成的編纂模式,吳巍先生打破傳統,不落俗套,大膽創新,講究實用,相信他所編纂的簡帛書法大字典會受到海內外書法者的喜歡。

2013415

于珞珈山武漢大學

 

(編者按:吳巍《中國簡帛書法大字典》第一部,清華大學出版社2013年出版)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