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中国地域文化研究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楚文化研究 > 楚城 >
簡帛金文所見楚郢都探研 - 发布时间:11-06-04 09:53

簡帛金文所見楚郢都探研

羅運環

(武漢大學中國地域文化研究所)

 

    楚郢都問題是楚文化研究的核心問題長期以來受到學術界的關注並爭論不休究其原因主要是沒有當時代的明確的文字資料難以決斷近些年來隨著楚簡楚金文的不斷出土問世提供了一些當時代的相關的資訊和資料對於解決問題很有幫助故作此文以期促進這一問題的解決和進一步的研究

 

  有關郢都問題的分歧

 

楚郢都白起拔郢以前在江陵境內古人並無異說但在江陵境內的什麼地方則有分歧最早以今地名或地功能變數名稱注明楚郢都的是司馬遷其《史記·貨殖列傳》云:江陵故郢都西通巫東有雲夢之饒。”江陵在此是縣功能變數名稱還是縣城名確實令人費解

東漢中葉班固與許慎兩位古文經學大家都注意到了這一點但說法相異班固在《漢書·地理志》南郡江陵縣下自注云:[江陵]故郢都楚文王自丹陽徙此後九世平城之後十世秦拔我郢徙陳。”許慎在《說文解字》邑部郢字下注云:[郢]故楚都在南郡江陵北十裡。”許慎於此言距今縣方向裡數就是為了將楚故郢都與漢江陵明確地區別開來

《三國志·吳書·朱績傳》紀南去城(江陵)三十裡”。西晉著名學者杜預《春秋左傳集解》桓公二年注:楚國[郢都]今南郡江陵縣北紀南城也。”北魏酈道元《水經注·沔水》:江陵西北有紀南城楚文王自丹陽徙此平王城之班固言:楚之郢都也。” 這三條引文更進一步提出紀南城為故楚都其中杜預所涉及的故郢都的情況比較詳細杜預在西晉初年曾任鎮南大將軍都督荊州諸軍事在江陵大敗孫吳軍隊滅吳有功進爵當陽縣侯在荊州勤于講武修立泮宮等瞭解南郡情況明確提出了其當時的南郡江陵縣北紀南城為楚故都的說法

從此以後杜之說便成為流行的說法如南北朝梁朝劉昭《續漢書·郡國志》注引晉宋時人盛弘之《荊州記》曰:[江陵]縣北十余裡有紀南城楚王所都。”唐初李泰所編著的地理總志《據地志》于楚郢都曰:紀南故城在荊州江陵北五十(即十五倒誤)裡杜預云國都於郢今南郡江陵縣北紀南城是也。”[1]又云:楚武王始都郢紀南城是也在江陵北十五裡也。”[2]

又如宋末元初著名史學家三省注《資治通鑒》云:楚都班《志》:南郡江陵縣故楚郢都楚文王自丹陽徙此;後九世平王城之;又後十世秦拔之東徙壽春亦名曰郢《水》:江水東逕江陵縣故城南又東逕郢城南《注》云:今江陵城楚船官地春秋之渚宮郢城即子囊遺言所城者劉昫曰:故楚都之郢城今江陵縣北十五裡紀南城是也。”[3]

再如清人段玉裁《說文解字注》郢故楚都在南郡江陵北十裡下注:“南郡江陵二《志》同今湖北荊州府治江陵縣府治即故江陵城……按楚有二郢所都曰郢別邑曰郊郢……許君於他邑不言距今縣方向裡數獨此云在‘南郡江陵北十裡’詳之者以見非漢郢縣之郢也《水經注》‘江水又東逕江陵縣故城南謂楚都也;又東逕郢城南子囊遺言所城可知也謂楚別邑也。”[4]

但也有極個別學者如清人宋翔鳳《楚鬻熊居丹陽武王徙郢考》仍以《漢書·地理志》為本郢都在漢江陵縣今屬湖北荊州府治。”[5]不過此時尚無楚郢都是否在江陵境內之爭

楚郢都(白起拔郢以前)是否在今江陵境內的問題是由研究楚辭地理不同見解而引發的始于20世紀30年代初

19347先生在《清華學報》發表了《<楚辭>地名考》一文[6]1935又在出版的《先秦諸子系年》一書中言洞庭及沅澧諸水均在江北不在江南屈原沉湘不在江南而在漢水等說法並已涉及到楚都在今湖北宜城一帶的問題[7]1937年又在《禹貢》半月刊上發表《再論<楚辭>地名答方君》一文用專門的篇幅討論楚郢都之所在明確提出吳師入郢之郢為“江陵之郢”;“鄢郢者在鄀不在江陵”;白起入楚都乃漢域之鄢郢非江域之紀郢也。”[8]

錢穆的“前人絕末道及的”非常可怪之論[9]發表以後在學術界產生了極大的反映游國恩方授楚饒宗頣等先後在30-40年撰文反對錢穆的說法其中饒宗頣的《楚辭地理考》一書設專題與錢穆辨論楚郢都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其云:近人錢穆先生說洞庭在江北謂:楚自昭王徙鄀後遂無複還江陵之明文;先秦舊籍斥言楚都亦率曰鄢郢以別於舊郢也。’舉白起拔郢即鄢郢以為證蓋以楚自昭王后皆都在漢北宜城之鄀以證戰國時洞庭不在江南其說頗有可商。”饒宗頣指出:不得以鄀與鄢近而強以鄢郢為名並以大量史實論證錢穆所言“鄢郢”是“宜城之鄢及江陵之南郢”的合稱“白起拔郢時楚都不在宜城之鄀”“白起所拔郢即南郢”,“戰國襄王徙陳前楚仍都江陵之郢。”[10]

不過錢穆先生一直到晚年仍自信其創見沒有改變仍將《<楚辭>地名考》《再論<楚辭>地名答方君》收入其論集《古史地理論叢》其修訂再版的《先秦諸子系年》《史記地名考》也仍然堅持其戰國時楚都在今宜城境內的說法

還有童書業先生也有類似的觀點他在《春秋楚郢都辨疑》質疑傳統的楚都郢在江陵的說法提出春秋郢都在湖北西北部(其地當在淅川之南宜城之北荊山之東漢水之西今湖北西北部)戰國時期的郢都可能在江陵最主要的理由為春秋時楚之國勢甚為發展其王常思北略若都城僻在南荒北略諸多不便……戰國時楚之國勢向南發展雲夢澤亦似已開始辟為沃土那時建都江陵是有理由可說的。”[11]後來他又在《楚王酓章鐘銘西陽考》中明確指出:昭王以前的楚都可能不在江陵而在宜城以北……遷江陵事在惠王末年由《楚王酓章鐘銘》可以推定了。”[12]

到了20世紀60-70年代考古工作者對江陵紀南城宜城楚皇城遺址分別進行了考古調查和發掘工作其中紀南城於1961年被國務院列入全國首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隨著這一考古工作的進展楚郢都的問題更加令人關注20世紀60年代初開始又成為楚文化研究中的一個焦點

石泉先生是這一學術討論中最有影響的學者他早年受到顧頡剛先生主編的《禹貢》雜誌及錢穆先生有關古代歷史地理論著的影響和啟發本科畢業論文《春秋吳楚戰地考實》已涉及到楚郢都問題20世紀50年代初撰寫了《古郢都江陵故址考》長篇論文20世紀60年代初結合實地考察和民間訪問資料撰寫並發表了《湖北宜城楚皇城遺址初考》一文1988年出版了《古代荊楚地理新探》一書圍繞全部問題的關鍵楚國強大興盛時期的著名都城——郢究竟在哪裡”這一中心問題著力探討提出了不同於目前流行說法的一系列新解主要看法是:“楚郢都及其後繼城市——秦漢江陵地應在今湖北宜城縣南境宜城平原上的楚皇城遺址而不是像流行的說法那樣把郢都定在今江陵縣北的“紀南城遺址並把秦漢以來的江陵城定在今江陵縣城。”[13]

總之傳統的說法荊州城區(原江陵縣城)西北10裡的紀南城遺址是楚文王(或楚武王)由丹陽徙此中間除昭惠二王兩度短暫地遷都鄢之外直到頃襄王二十一年(前278)白起拔郢為止皆以紀南城為都城錢穆先生明確提出吳師入郢之郢為“江陵之郢”;白起入楚都乃漢域之鄢郢非江域之紀郢也。”童書業先生認為昭王以前的楚都在宜城以北遷江陵事在惠王末年石泉先生認為楚郢都應在今湖北宜城縣南境宜城平原上的楚皇城遺址凡此等等說明楚郢都問題尚須進一步研究

 

二 金文簡帛中有關都的考察

 

楚簡楚金文中有不少單稱郢的都城名稱如:“包山楚簡有數條都城為郢者列舉2條如下:

其一,“九月已亥君之右司馬均臧受(期)十月辛巳之日不歸板(金)於登(鄧)人以至(致)命於郢阩門又(有)敗。”(第43號)

其二,“左尹以王命告湯公:舒慶告謂苛冒宣(桓)卯殺其兄陰之鄞客敷(捕)得冒卯自殺陰之鄞客或(又)執僕之兄而舊(久)不為斷君命速為之斷之月命一執事人以致命於郢。”(第135號反)[15]

這些司法文書官司上報朝廷左尹以至楚王而且包山楚簡中有郢前冠地名的藍郢郢等諸郢名可知簡文中“致命於郢之郢本為單稱非楚國國都“郢”莫屬

新蔡葛陵楚簡亦有數條單稱都城為“郢”的簡文亦擇舉2條於下:

其一,“……為君貞:居郢還返至於東陵尚毋有咎占曰:亡(無)咎有有(乙四100+532+678號)

其二,“少遲速從郢來公子見君王尚怡懌毋見。”(乙四110+117號)[14]  

第一條是為平夜君成占卜居郢和由郢返回東陵是否有咎;後一條“郢”與君王並見此單稱之“郢”與同墓所出簡文中的藍郢”、“尋郢有別是楚國國都的專稱

鄂君啟舟節和車節也都涉及到單稱

車節……王處於郢之游宮大工尹脽以王命命……為鄂君啟之府就鑄金節……自鄂市就陽丘就方城就象禾就柳棼就繁陽就高丘就下蔡就居巢就(至)郢。”

舟節……王處於郢之游宮大工尹脽以王命命……為鄂君啟之府就鑄金節……自鄂市逾淯上漢就穀就鄖陽;逾漢就襄;逾夏入溳;逾江就彭澤就樅陽;入瀘江就爰陵;上江入湘就洮陽;入洡就郴;入資油;上江就木關就郢。”[15]

在車節和舟節銘文中“郢”和“郢”均同篇出現無論是車節還是舟節鄂是經商的起點郢為經商的最後要到達的城邑從所居地位重要性來看郢非楚都莫屬

等稱謂不僅同見一墓竹簡一篇銘文還有同見一支竹簡的資料新蔡葛陵楚簡甲三240號簡就是如此此簡文云:王自肥還郢徙於尋郢之歲。”[16]是說楚王從肥邑返回郢中途在尋郢(在今湖北黃梅縣西南[17]作短暫停留這個單稱的”,毫無疑問應是指楚郢都

由上可見凡是國都名郢的都屬單稱如楚金幣有郢稱[18]就是指楚國郢都所鑄的稱量金幣又如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柬大王泊旱》載楚太宰向楚簡王進言曰:君王修郢高(郊)。”[19]即建議楚簡王治理郢都四郊”,也是單稱國都為郢的可以這樣說:楚國都名有單稱郢的習慣郢前冠有地名的城邑名均不見簡稱郢

據鄂君啟節·舟節所云,鄂君的商船從今湖南的沅湘諸水入長江後再上江就(至)木關就(至郢),”這個郢非今江陵之紀南城之郢莫屬且包山楚簡新蔡葛陵楚簡鄂君啟節《柬大王泊旱》均同屬白起拔郢以前的戰國時代的楚簡楚金文表明這些所單稱的郢均為楚國國都江陵紀南城之郢

 

三 結 語

 

總之由以上楚簡楚楚金文證明白起所拔之郢故址應在今紀南城遺址但考古發掘紀南城遺址是戰國時期楚郢都所在處春秋時的楚郢都在哪裡還難以斷定葛陵楚簡甲三11+24簡文曰:昔我先出自顓頊宅茲沮漳以選遷處。”這是戰國時代楚人對先祖的追敘這條有殘缺的簡文僅15個字為我們提供了討探春秋楚郢都的線索彌足珍貴考古工作者在沮漳河中下游兩岸發現有季家湖等6座楚城多為春秋時代有的時間可早到西周時代若春秋楚郢都不在紀南城遺址則應在季家湖等楚城中去考古探尋

 

                                                                   1989年初稿

                                 2010年修訂



* 本文受到中國國家社科基金專案“楚簡與東周國別史研究”(10BZS008)的資助;又受到中國教育部重點研究基地重大專案“出土文獻與楚史研究”(08JJD770095)的資助

* 羅運環湖北洪湖人中國先秦史學會副會長武漢大學中國地域文化研究所所長武漢大學歷史學院武漢大學中國傳統文化研究中心武漢大學簡帛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導師

[1] [唐]張守節:《史記正義》所引見[漢]司馬遷《史記·楚世家》中華書局19591696

[2] [唐]張守節:《史記正義》所引見[漢]司馬遷《史記·禮書》中華書局19591166

[3] [宋]司馬光編著[元]胡三省音注:《資治通鑒》卷3胡三省注中華書局1956113

[4] [漢]許慎撰[清]段玉裁注:《說文解字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292

[5] [清]宋翔鳳:《過庭錄》中華書局1986160

[6] 錢穆:《〈楚辭〉地名考》《清華學報》19349卷第3又見其《古史地理論叢》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4

[7] 錢穆:《先秦諸子系年》商務印書館1935年初版;中華書局1985年版382-390

[8] 錢穆:《再論<楚辭>地名答方君》《禹貢》1937年;又載其《古史地理論叢》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4

[9] 錢穆:《史記地名考·自序》商務印書館2001

[10] 饒宗頤:《楚辭地理考》卷下《釋鄢郢》商務印書館1946

[11] 童書業:《童書業歷史地理論集》中華書局2004220-221

[12] 童書業:《童書業歷史地理論集》中華書局2004226-227

[13] 石泉:《古代荊楚地理新探·自序》武漢大學出版社1988

[14]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新蔡葛陵楚墓》鄭州:大象出版社2003

[15]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所編:《殷周金文集成》(修訂增補本)中華書局20078

[16]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新蔡葛陵楚墓》鄭州:大象出版社2003

[17] 羅運環:《葛陵楚簡鄩郢考》載《古文字研究》第27中華書局2008

[18] 羅運環:《楚金幣字新考》載《于省吾教授誕辰100周年紀紀念文集》吉林大學出版社1996

[19] 馬承源主編:《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四)·柬大王泊旱》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12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