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中国地域文化研究所
    
当前位置: 主页 > 楚文化考古发现 > 湖北 >
隨州葉家山西周曾國墓地二期考古發掘再獲大批青銅器 - 发布时间:14-01-21 09:34

 隨州葉家山西周曾國墓地二期考古發掘再獲大批青銅器

黃鳳春、郭長江、陳曉坤執筆;余樂、黃玉洪照相

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湖北省隨州市博物館

 

M111出土器物整體照

 


M111-59銅簋蓋內銘文、拓片

 

M28-2

 

M28-21

 

M28-16

 

隨州葉家山西周曾國墓地於2010年底發現,2011年在此進行過第一次大規模勘探和發掘,當年共揭露墓葬65座和1座馬坑,出土大批西周早期文物,資料公佈後,引起了學術界的極大興趣和高度關注,被評為2011年中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今年326日至726日,歷時4個月,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對葉家山墓地進行了第二次大規模的發掘,由於發掘區域為大片現代建築垃圾,不利於保留探方隔梁,本次發掘採取整體揭露的方法,共揭露面積約5000平方米,揭露出墓葬75座,馬坑6座,加上2011年尚未發掘的2座大墓,本次實際發掘77座墓葬和6座馬坑,共出銅、陶、原始青瓷、玉、骨等質地的文物編號約1300餘件(套)兩次共發掘墓葬140座、馬坑7共出各類文物近2000餘件(套)。

本次發掘除制定了詳細的發掘方案採用了系列相關科技手段來輔助獲取和記錄田野考古資訊資料同時,在發掘工地設有現場文物保護實驗室和科技考古實驗室以保障對出土文物的應急保護和處理。除此之外,還對出土的銅器、漆木器、竹器進行了原位加固和整體揭取的技術,對出土器物上的附著物、腐蝕物以及土壤等進行了現場採樣和化學分析。在發掘的自始至終都使用了三維掃描技術以及管理平臺記錄所有的墓葬資料。

二期發掘的77座墓葬,除2座大墓(M28M111)帶有墓道外,餘皆為長方形土坑豎穴墓。所有墓葬皆為東西向,未見有打破關係。墓坑坑壁皆陡直規整,全都經過修整,工具痕極為明顯。部分大墓的墓邊可見有46個不等的圓形或橢圓形斜向柱洞。坑內填褐黃色五花土,土質較板結,但未見夯築。在所發掘的這批墓葬中,大型墓葬(墓口長度在5米以上)4座、中型墓葬(墓口長度在3.5米以上)12座、小型墓葬(墓口長度在3.5米以下)59座,所有墓葬都有葬具,儘管葬具已朽,但朽痕清楚,大多數可判定為一棺一槨和單棺墓兩種,其中M28M111發現有彩繪棺。人骨大多保存不好,從保存較好的部分墓葬的人骨看,葬式為仰身直肢,頭向東。絕大多數墓葬都有隨葬品,隨葬品皆放置於槨外的熟土二層臺上。已發掘的中、小型墓葬皆為長方形,無墓道,大多環繞在大型墓葬的周圍。其間還分佈有少量的未成年人小墓。小型墓葬一般都較淺。這些中、小型墓葬墓坑規整,坑壁都有加工痕跡,絕大多數包括一些未成年人小墓都有為數不等的隨葬品,其葬俗與大型墓相同。

本次發掘共發現馬坑6 座,分方形和長方形兩種。其中方形2座、長方形4 座。大多集中分佈於大墓的周圍。方形馬坑一般較淺,保存較差,隨葬馬匹數只有24匹,長方形馬坑一般較深,保存相對完好,隨葬的馬匹數在810匹之間。K5K6K7為本次發掘所見最大和保存最為完好的3座長方形馬坑,分別位於M111M28的西部。其中K5東西長4.5米、南北寬2.76米、坑口至坑底深2.352.41米,方向102度。坑內葬8匹馬,馬自東向西排列規整,頭皆向南。K6坑口長5.1米、寬2.8米、坑口至坑底深3.74米,方向194度。坑內葬馬數及馬的排列與K5同。K7坑口長5.5米、寬4米、坑口至坑底深4.4米,方向96度。坑內葬馬10匹,馬頭大多向南,個別馬頭稍有錯位。從馬骸觀察,所有馬都是殺死後而埋葬的。經對所有葬馬進行現場鑒定,馬的年齡大多為514歲的成年公馬,只在K5內發現有23歲的未成年公馬。從平面關係分析,K2K5K7應歸屬於M111K6應歸屬於M28。其他馬坑的歸屬尚待進一步整理研究。

本次發掘的絕大多墓葬都有隨葬品,共出土隨葬品約1300餘件套,質地主要有銅、陶、原始青瓷、玉、漆木器等。銅器數量最多,且大多保存完好,器類主要有編鐘、圓鼎、方鼎、分襠鼎、圈足簋、方座簋、鬲、甗、觚、觶、斝、爵、卣、壺、弓形器等。陶器大多出土於中小型墓葬,器類主要有鼎、簋、鬲、尊、甗壺等陶器儘管保存不好但大多可復原原始瓷器主要出土於大中型墓葬,器類主要有尊、豆、甕、瓿、壺等。漆木器雖已朽,但大多可辨器形,以案、俎、觚、豆和盒為主,部分漆木器上可見有彩繪。紋飾主要為卷雲紋、魚紋、少數漆木器上還見雕有仿銅器獸面紋的花紋。漆木器大多平置於二層臺上,一些漆案上原本就放置成組的銅質酒器,對判定漆案的用途提供了彌足珍貴依據。部分漆木豆的豆盤內原放有13粒天然小碎石玉器主要出自於棺內,大多為組玉佩飾。器類主要有璧、環、玉柄形器、簪、璜及各種動物形玉佩等。

部分銅器上還加施有紅色彩繪。經現場觀察,有些銅器上有銘文,銘文內容主要為“曾侯”、“曾侯諫”和“曾侯犺”以及一些族氏或方國銘文,值得提到的是,一些族氏或方國銘文是2011年發掘所未發現的,“曾侯犺”也是本次發掘新見的一個曾侯名。編鐘是本次發掘的一個重要發現,共發現5件套,其中由1個鎛鐘和4件甬鐘所組成,編鐘保存完好,應是目前我國西周時期所見年代最早、出土數量最多的一套編鐘。

葉家山二期考古發掘工作是繼2011年發掘後又一次在此進行的較大規模的發掘,本次發掘不論是所獲遺物,還是墓葬數量與規模都超過了第一次發掘,對揭示和深入研究漢東西周早期曾國歷史有著不可低估的學術價值,主要收穫是:

(一)本次發掘再次出土了眾多的青銅器,其中青銅器不僅保存完好,而且部分見有有銘文,特別是一批曾侯、曾侯諫、曾侯犺銅器的出土,再次證明了葉家山曾國墓地應是一處西周早期的侯墓地。對研究西周早期曾國的始封及變遷提供了豐富的實物資料。

(二)在M111首次出土了一套保存完好的編鐘。編鐘由1個鎛鐘和4件甬鐘所組成,是迄今所見我國西周時期出土數量最多,年代最早的編鐘。經初步觀察,這些編鐘都沒有經過調音處理,具有一定的原始性,對研究我國古代高等級墓葬的樂懸制度及音樂的發展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

(三) 本次發掘的M28M111兩座大墓,是這一墓地中最大的兩座墓葬,兩座墓葬都帶有墓道,其中M111墓葬墓室的開口東西長13米、南北寬10米,墓底東西長8.088.22米、南北寬5.585.96米。是目前我國所見西周墓葬中墓室規模最大的墓葬。更為重要的是墓葬未被盜掘,其葬制與葬俗基本上保持了原貌,通過完整的揭露和發掘,出土了大量豐富的青銅禮器、樂器、酒器、兵器和車馬器,對研究西周時期南方方國高等級貴族的葬制和葬俗提供了可靠的參證範例。

(四)在已發掘的一批大、中型墓葬中,銅器是其主要隨葬品,更為重要的是,很多銅器上都有銘文,其中也不乏一些人名,對於判定墓地各墓的墓主及各墓之間的親疏關係提供了重要的文字依據。除此之外,在2011年所發現的17例方國或族氏銘文後,本次發掘又新增加了一些方國或族氏銘文銅器,例如庚丙冊等都是在這一墓地中首次發現,隨著整理工作的進一步開展,可能還會有新的族氏或方國名增加。就目前而言,這是我國已發掘的西周方國墓地中所見其他國別銅器最多的一個墓地,對於深入研究西周早期族氏銘文及曾國與其他方國之間的關係提供了諸多資訊。

(五)本次發掘見有方形和長方形馬坑多座,其中有些馬坑保存比較完好,坑內所葬馬匹最多的達10具,馬坑年代之早,葬馬數量之多、保存之好,在湖北已發現的西周墓葬中尚屬首次,在全國同時期的西周早期的墓地中也是屈指可數,對研究西周高等級貴族葬馬制度有著重要的參考價值。值得關注的是,通過現場對馬骨的鑒定,在所見的葬馬中還發現有2匹未成年的公馬用來下葬,這似乎暗示出是否與西周早期曾國經濟及當時南方馬匹資源有關,為我們提出了更多值得探討的課題。

(六) 在M28中出土了2塊隨葬的銅錠,從共存關係而知,應是作為隨葬品而下葬的。這是一次極為重要的發現,在全國西周墓地中絕無僅有,可以證明西周早期的曾國已有了自已獨立的青銅冶鑄業,同時對研究漢東方國銅料來源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實物依據。

 

(责任编辑:ljcai)
------分隔线----------------------------